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血骨蚺?”这是什么东西?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村长和他身后的几个人同样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的表情,毛青青才开始我们解释。

    她说,血骨蚺是一种变异的蟒蛇,这种蛇数量极为稀少,在蟒蛇中绝对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,相比之下,号称第一大蛇的亚马逊森蚺不过是个小不点,血骨蚺通常都是栖息在山底,通过吸食地脉中的血鱼的血为生,而血鱼又极为喜欢火山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火山之下,如果存在一条暗河,那么河里就有很大的几率会有血鱼,也只有在这种地方,才可能发现血骨蚺。

    “可是一条蟒蛇怎么能化为人形?难道它真的成了妖?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村长和身后的几个村民脸色发白,毕竟九道沟自古就流传着妖的传说。

    毛青青看着我,笑着说:“要是这只血骨蚺真的成了妖,那就不再是蟒蛇了,而是血骨蛟了,你听说过山魅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师傅,你能不能一次说完啊。”我被她都说糊涂了,既然这头血骨蚺没有成妖,又怎么变成人了?还有,这根山魅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

    毛青青瞪了我一眼,才继续说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,山魅其实是山中的精怪和厉鬼融合的产物,有些人,冤死之后,魂魄无法进入轮回,就在山林间飘荡,由于山林间很少有人出现,冤死的魂魄变成厉鬼之后,本能的就会攻击路过的野兽,野兽被附身之后,由于它本身的魂魄比较弱小,就会被厉鬼吞噬。

    说是吞噬并不恰当,应该说融合更准确一些,融合了野兽魂魄的厉鬼,不但残暴,而且还带着兽性,可以说,深夜里,凡是碰到山魅的,无论是人还是野兽,都绝无幸免。

    魑魅魍魉,山魅可是拍在第二位。

    而血骨蚺,则跟山魅有些不同,这头血骨蚺很显然已经成了气候,有了些道行,所以在被厉鬼附体之后,胜的那个竟然不是厉鬼,而是血骨蚺的魂魄。

    血骨蚺本身就嗜血如命,一旦看到血,就会陷入疯狂,如果某一座山下栖息着一头血骨蚺,那么,只要在这山上的无论人畜,只要流一滴血,都会引起血骨蚺的兴趣,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听着毛青青的解释,村长和几个村民脸色煞白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在他们村的后山,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毛大师,既然那个女的是什么血骨蚺,那两个小孩呢?不会也是什么山精鬼怪吗?”村长白着一张脸,开口道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毛青青说道:“那两个小孩子我现在还不能确定,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,那就是这两个小孩绝对不是人,人是不可能驱使血骨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就是厉鬼吧?毕竟那是两个孩子,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山精鬼怪。”我在旁边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,有的山精鬼怪也能够幻化成人形,例如有的狐狸,有了些道行之后,能散发出一种狐香,只要是男人闻到这股香味,那么在他们的眼里,这头狐狸就变成了美女,这头狐狸就会趁着与男人苟合之际,吸取男人的元阳增强自身道行。”一旁,屈老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呃,所谓的狐狸精不是狐狸成精后变成美女吗?”

    “变成美女?”屈老笑着说道:“真正修成精的狐狸,中国历史上恐怕除了妲己也没有几只了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碰到的狐狸精变成的美女,其实都是狐香导致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我脑子里想到一个男人正在和一只狐狸那个,那个场面好污,我感觉自己无法想象下去了,小时候我还梦想着娶一只狐狸精呢?

    现在想来“呃”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一次出现三个,毛总,你搞的定不?”我对毛青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也是三个人吗?”毛青青看着我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我尴尬的笑道:“毛总,我就算了,最多就能顶半个,”

    “毛大师,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村子啊,如果任由这些鬼怪肆意妄为,要不了多久,我们村子就没有一个活人了。”贝福山带着几个村民跪在了毛青青面前。

    毛青青显然吓了一跳,急忙扶着村长,将他拉起来:“贝村长,千万别这样,况且我这次来,是收了您儿子的定金的,所以我一定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将村长和几个村民扶起来之后,毛青青对着我和屈老说道:“走吧,我们先回去,血骨蚺可不是普通的厉鬼,我们要好好准备一番。”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