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北方教主是个什么角色,我并不知道,要知道现在可是现代社会,哪里还有什么教主,即使有,也早就被当做封建迷信连根拔了,我看到三叔急匆匆的拿着他的老年机出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,那个北方教主是什么人?怎么现在还有这个?”如果不是村子里发生的一切,我是根本不会信这些的。

    大伯看着我,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麻一,三叔的这个侄女可不简单,听说从小一出生就掌心带火,而且在胳膊上还有个凤凰印记,当时可吓坏了三叔的妹妹,也就是青青的娘,而就在当天,突然来了一个道姑,说自己是北方教五等地仙人,一直在崆峒山里修行,偶然路过,看到有雏凤诞生,说青青是上仙转世,适合修道,而当时,青青掌心的火着实让他爹娘吓得一愣愣的,碰到什么什么就着,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么发生在眼前,不由得他们不信,再加上那道姑只是轻轻点了青青眉心一下,她掌心的火就熄灭了,就这样,青青一出生就被这个道姑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故事听的我有些鄙夷,这么老套的故事,不就是神话里的情节吗?还崆峒山,一个人如果在山里生活十几年,那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?在我想来,那个青青此刻莫不也是一个道姑,带着帽子,托着浮尘,一脸严肃,想一想,我就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不过我没有吭声,现在这时候,只要有一丝希望救村子,我都会去试试,过了一会,我看到三叔满脸喜色的走了回来,他高兴的对我们说,青青的电话平时很难打通,没想到这一次一下就打通了,青青如今已经修炼有成,正要下山,而我也将在你们村里发生的事情给青青说了,青青让我们先不要动,一切等她来了再说。

    我大伯急忙问三叔,青青什么时候能到,三叔瞪了我大伯一眼,说他怎么知道,连崆峒山在哪里都不知道,青青只是说坐明早的第一班飞机,至于什么时候到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崆峒山如果是书本上的那个,应该是在甘肃,从那边坐飞机到河北,起码也要几个小时,不过明天下午能到是铁定的,就这样,我大伯给春妮安排了一个房间,而我也回了房间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村子里发生的事情,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了祖娘,如果说祖娘真的是从天坑中来的,那么这件事情和她一定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突然,我感到肩膀一阵疼痛,我大吃一惊,急忙拿出桌子上的镜子,这一看,我顿时如坠冰窖,原来在我的肩膀上,有一个清晰的齿痕,我想到了在梦中我和祖娘一翻云雨之后,祖娘在我肩膀上留下的记号,我感到脊背发凉,浑身发麻,梦中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而如今我的肩膀上竟然真的有齿痕,这说明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?难道我真的和祖娘成了婚?

    如果我真的和祖娘成了婚,那么祖娘为何又要这么对付村里的人,难道她和我成婚的目的是为了害我,不但如此,连我们村里的人也不放过?我感到心里郁闷难当,如果祖娘现在在我面前,我一定找她算账,即使她想要害人,找我就好了,为什么要牵连村子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气,起了床,来到了东厢房,我想问一问祖娘,为什么要害我,还害我的村子,当我打开东厢房,惊讶的发现,那口大青铜棺椁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太阳升起了半天高,我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一大早我大伯和三叔就出去了,整个诊所就我一个人,哦,还有春妮,春妮这丫头也许是太累了,到现在都没有起床,我以为是大伯和三叔回来了,就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是一个穿着一身紧身皮衣的女人,将火辣的身材差点勒出水来,皮肤白皙,带着一副太阳镜,扎着个马尾辫,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我大伯今天不在家,不营业,你改天再来吧。”我转身就要关门,但却被女子卡住了门,她摘下太阳镜露出一张白皙而漂亮的脸蛋,看的我微微一愣,在她脸上,我竟然看到了祖娘的影子,她看着我,似笑非笑,“三叔说的那个倒霉蛋就是你吧?啧啧,看你印堂发黑,精气不盛,一看就是被鬼快吸干了,这样下去,要不了一个月,你就得趴在炕上气息奄奄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怒了,但听她说了三叔这两个字,我才恍然,不确定的道:“你是青青?那个道姑?”

    “我叫毛青青,但可不是什么道姑,本小姐是世外高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