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之后这一路下来我和宇文休在没说话,欧阳漓则是带着我一直的走,一路上拇指一直在我手背上面轻轻磨挲。

    离开了那条河,我们朝着前面又走了一会,见到车站了欧阳漓打了一辆出租车过来,我和欧阳漓坐在后面,宇文休则坐在前面。

    出租车开走了,欧阳漓便目光淡淡的看着前面,宇文休倒是很平静,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古玩街我们还有一段地方才能走到阴阳事务所那边,我就多看了两眼身边的宇文休,想到些什么和宇文休说话:“你受了伤,一会要不要回去调息?”

    “一会去。”宇文休说画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,我便也不在说话了,倒了阴阳事务所那边宇文休跟着我们朝着里面走,但就在要进去的时候欧阳漓与我说:“你去要半面过来,我们商量一下救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欧阳漓这才把我的手放开,我都进了阴阳事务所了,看了一眼宇文休,迈步去了半面那边,出了门回头看了一眼直接去找了半面。

    敲了门我便进去了,半面正在扎小人呢,看见我一脸的意外,跟着眉头深锁起来,看到我胸口没有佛珠,问我:“你一个人回来的?”

    我忙着看了两眼周围,踮起脚尖在半面耳畔说了两句话,半面也没理会欧阳漓那边,带着我便从他的香烛店出来了,把乾坤袋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一眼问半面里面是什么,半面说是小十。

    “带上小十?”我问,许是半面觉得我问了个很不该问的问题,于是横了我一眼,我便不在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离开之后半面带着我一路朝着回来的那条路走去,先是打了一辆车子,而后倒了地方朝着湍急的河面上看去。

    我问半面:“不管欧阳漓了?”

    半面十分不耐烦的看我:“一只百鬼王,你以为是一只小虾米?”

    我顿时无语了,即便是欧阳漓很厉害,半面也不用这么看我,和我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,他这样的人,叶绾贞是怎么和他相处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多远了?”半面问我,我便说:“这里是上游,顺着这里下去,就是中游了,我们一直觉得在中游那个地方出事的,但是我和欧阳漓下去找过,中游下面什么都没有,只是晚上的时候阴气弥漫的很厉害,再有就是哪里有个山神庙,而我们晚上在里面住了一个晚上,奇怪的是有东西晚上进入我的梦里骚扰我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半面冷哼了一声:“小小精怪也敢出来作怪。”

    半面说的是什么精怪我就不知道了,但我救人心切,带着半面朝着中游那边走去,倒了地方半面朝着河水里面看了一眼,不知道念了什么,河水上平静无波,半面垂了垂眸子,朝着我身后看去:“是哪里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走吧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半面说完就走了,我忙着跟着半面走了过去,倒了破烂的山神庙前面,半面一把推开了门,结果山神庙里面什么都没有,我们没找到什么东西也只能走了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我问半面:“宇文休那么厉害在,怎么会着了道了?”

    半面说我果然笨的可以,还说宇文休再厉害,叶绾贞和宗无泽在对方的手里,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过来,朝着半面点了点头的,不过半面接下来的话倒是叫人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半面说,多半宇文休现在已经开始反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半面不明所以,半面说:“欧阳漓下水的这件事情,肯定是事先就安排好的,或许说宇文休和欧阳漓两个人暗地里达成了一种默契关系,欧阳漓负责保护我,顺便引开那东西的注意,下水之后宇文休假装被迫就擒,这样一来就能找到参娃的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难怪欧阳漓上岸之后那么从容淡定,好像一早就看出来了一样,一路上带着我回去,怕是就是要活捉那个龙魂了。

    可又有些不对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太太是什么?”我问,半面则说:“这还不是很清楚,但是和龙魂一定是有某种联系的,龙魂虽然厉害,但是也不足以为祸人间,如果没有人操控或者照料,是不可能那么厉害的。

    魂,就是死了的东西,不可能光天化日跑出来做坏事。”

    半面分析的倒是对,但是我还是不太明白:“要你这么说,龙魂是坏的,老太太也不是好人,那晚上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是帮你们,是想要害你,欧阳漓的修为,龙魂根本不是对手,加上宇文休,他是金童子转世,不容小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想要趁着我睡觉的时候,把我的魂魄勾走,害我?”我这样的脑子,也就能想到这些了,半面虽然没有回答,可显然半面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害我干什么,我就这么招人恨,到处都有人想害我,就是一条龙魂都是要将我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样看,上一世我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这一世才会屡屡遭受劫难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下游,此时听见一个尖锐的笑声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