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门外来的人是何翠,她这一脱臼在家歇了好几天。这不刚过了年觉得好些了,就来程家找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说杨翠花正张罗着给唐瑶说亲事,她可得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年初一,你看我也没带什么东西,就是想来看看我家外甥女这年过的怎么样。”何翠嘴上说的不好意思,可是脸上却没什么过意不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用带什么东西,家里都有!”谢萍知道她的脾气,客气的附和一声。

    何翠轻白了她一眼,家里当然什么都有了,唐瑶的工钱什么的可都在程家呢!她径直往里面走,看到程南也在,心里不由一抖。当年十六岁的程南打架斗殴,凶狠着呢!

    这经过军队的锻炼,显得愈发沉稳,周身似乎都带着肃杀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哟,都说程南回来了,这程南都这样大了。”何翠没话找话说。

    程南扫了她一眼,没有搭理她。何翠有些尴尬,上前拉住唐瑶的手:“瑶瑶,你姥姥还在家里盼着你回去嘞,要不跟妗子回去玩玩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姥姥家里本来就不富裕,我过去还得吃喝,多累赘啊!”唐瑶说话一点没留情,当年他们不就是嫌弃原主是个丫头,又让他们家落了面子,所以才不肯养吗?

    现在长大了,又突然走的这么近,肯定是惦记上她赚的工分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一家人还说这样的话。不就是一顿饭,哪里累赘不累赘的。”何翠假装没听懂,自顾自热络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肠胃有些不太好,都吃惯我娘做的饭了,去唐家吃一顿我怕会引起肠胃不适,大过年的我可不想去药舍跑。”唐瑶笑着说。

    何翠总觉得唐瑶话里有话,可她脸上却丝毫没有嫌恶的模样。若她心那么敞亮,当初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要去城里找她爹。

    但是若说她真的不介意唐家把她抛弃,又怎么会处处掂对自己?

    何翠原本还认为唐瑶是个好捉摸的,现在完全没了当初的自信。分明比狐狸都精,可比她娘精多了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,你到底是唐家的人,哪怕是去喝碗水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唐家的人,那唐家的宅子是不是也要分我一份啊?”唐瑶笑着问,眼睛里亮着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何翠的脸上立刻难看起来,“嫁出去的闺女,泼出去的水。在咱大丰村,哪有闺女来分宅子的?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!”

    何翠说完,扫了一眼谢萍两口子。心道这莫不是这两口子在中间使坏,不然唐瑶好端端的怎么会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妗子,我想把我的户口迁出来。”唐瑶一点不意外她会这样说,现在这年头也都是常态,宅子给儿子,闺女出嫁富裕点的给点配送,不富裕的还会问男方要点吃的。

    这户口的事情,若不是程南说,她还不知道原主的户口没有迁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有点难,你与程家根本没有血缘关系。再加上你的父亲还在,根本构成不了收养条件。”何翠早就打听好了,而这次她来也是为了这事。“瑶瑶,你都这样大了,也该懂事了!你爹前些日子来信说想要把你接到城里。”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