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当公子良宣布出此次药斗的规矩,在场所有人纷纷愕然不已。

    以往比赛中,大多数都是以丹药的品阶和质量来决定胜负,今天为何突然改变,只比数量,不比质量?

    公子良刚刚宣布后,一个内门弟子就扯着嗓子道:“高师弟只是普通人,还没有修练武道,这种只比量不比质的规矩,对他不公平!”

    此人乃丹鼎成员,是在为古木抱不平。

    而其他成员以及不属于三方势力的弟子纷纷点头,表示赞同,更是小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在内门习练丹药的弟子都知道,一个合格炼丹者,不单单要炼制出高品质的丹药,同样也要一炉炼出更多的丹药。

    成品率和成丹率。

    才能凸显出一个真正丹者的水平。

    很多人也都知道,想要提高成丹率,首先要有木属性,因为木属性可以沟通药材,可以更好掌控药炉里被火焰融化的药汁,从而一炉产出多颗丹药。

    高尚只是普通人,虽然天赋异禀,虽然在半个月前炼制出四颗完美丹药,但很多人,乃至内门长老和堂主都认为,这小子只是一时走运。

    没有灵力,没有木之灵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这种运气和奇迹能出现几次?

    而如今要比炼制丹药的数量,无疑对高尚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进入内门两个月的肖巍熟练掌控木之灵力,虽然炼制不出很高丹药,但却在成丹率上很高,就连那个岱言也是这方面的好手,这何止是对高尚不利,这简直就是不公平的比赛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都在议论比赛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田竖嘴角上扬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然后淡淡说道:“伯一菲,你手下是在质疑你的决定吗?”

    伯一菲微微皱眉,然后向着台下议论和抗议的丹鼎成员,道:“此次药斗规定是我和另外两位师兄之前早就商议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一开始以为结义盟和聚才阁是在欺负人,但丹鼎诸多成员听到自己老大如此所说,顿时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伯师姐怎么会同意这样做!

    这明显是对高尚不利,对我们丹鼎不利啊。

    虽然搞不懂自己的鼎主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人家是老大,他们只能憋着气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见得自己手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伯一菲收回目光,继而移向古木,心中却在暗暗道:“高尚他应该没问题吧……”

    场面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们的古大少在听到比赛规定后,微微一笑,向着公子良提出质疑:“师兄,若是炼制出废丹,也算数吗?”

    公子良点点头,回以微笑:“只要能成丹,不管是废丹还是毒丹都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古木恍悟,不过心中却无语的道:“竟然连废丹也算数,看来真的是以数量决胜负,既然如此,那就放手干吧。”

    比数量,考验木属性和灵力。

    但古大少还是挺有信心的,毕竟当年在磐石城,他炼制一品回灵丹可都是炉炉满丹,虽然此次换做四品丹药,但只要是个丹药,哪怕没作用,或有毒都算数量,这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用心炼制,不一定就能够多产。

    但想要炼废丹达到多产,对古木来说绝对是手到擒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三位师弟既然已准备好,那么比赛可以……”公子良不再浪费时间,而是当众宣布比赛进行。可就在此时,田竖贼溜溜的眼珠子一转,道:“慢。”

    公子良和伯一菲将目光看向他,后者则冷笑着说道:“公子良,伯小菲,这一次药斗,我们不妨如往日那般加点彩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加什么彩头。”伯一菲淡淡的说道。公子良也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三个药堂内门组织的老大,经常会有些矛盾,也经常以药斗来解决,久而久之,就有了比赛前加注加彩头的玩法。

    在场诸多内门弟子听到‘彩头’,也是两眼放光,因为一旦三方势力老大加上这个玩法,自己也可以跟着即兴下注,从而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田竖一句话,将房间内的气氛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而他则笑着说道:“还是按照以前的规矩,压在自己人身上,以一石药材为最底,若是压中则赢双份。”

    石,是指容量单位,和古华夏国相似,不同的是,前者是以米谷,而尚武大陆则是以药材,大概重量在一百斤左右。

    田竖所说,是他们三个人,各自压在自己手下身上,以一石为筹码,如若自己手下胜出,另外两方就要输给自己一石药材。

    公子良沉吟稍许,微微笑着道: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伯小菲黛眉微皱,却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此次让古木来比斗,她虽然寄予厚望,但,田竖这个人她更了解,没有把握的事情向来不做,而今天却主动提出加彩头,这显然有违常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此人对这次药斗很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伯一菲暗暗说道,而田竖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